简体  | ENG  | 简体  | 繁體 {change_language}
  位置: 首页 > 文章荟萃 > 留学顾问 > 文章内容
 

文章分类

最新文章

【深度】哈佛招生机密曝光,惊人“Z名单”流出!亚裔申请人沦为沉默的牺牲品?!

2018-08-02 18:43

一名亚裔高中生,他的SAT考试、三次SAT专科考试和九次大学先修课程(AP)考试成绩无懈可击,在592名高中同届同学里排名第一。

负责审核其哈佛大学申请书的招生官员称他是“公认的尖桩篱笆(尖子生)”——也就是美国梦的化身,这位官员说,“我猜我们得和普林斯顿竞争录取这名学生。”

然而最后,这样一名出色的学生被列入候补名单,未能被哈佛录取。

大家觉得会是什么原因呢?

向哈佛提出申请的一届届优秀高中生们都认为,如果他们符合所有明面上的标准,就会被录取。

然而在幕后,哈佛大学令人敬畏的招生官员还有另外一整套标准,是那些雄心勃勃的高中生和他们的父母所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他们或许也无法满足这些标准。

这些官员讲的是一种秘密语言——“备审表”、“缩减名单”、“小奖励”、“DE”、“Z名单”和“院长关注名单”——他们还有一个筛选系统,其中的条件包括申请者来自哪里、父母是否从哈佛毕业、他们有多少钱,以及他们是否适合学校的多样性目标,这一切可能跟SAT考1600分满分一样重要。

当哈佛大学的招生文件在法庭上被公开后,相信许多曾经才华出众却被哈佛拒之门外的申请人才会真正明白,他们与哈佛的距离可能还有些其他东西。

这些兴高采烈拍摄毕业照的高中学子想不到他们的未来不会完全由他们本人的能力来决定

这一神秘的遴选过程因一项诉讼而受到关注,该诉讼指控哈佛在招生过程中利用种族平衡,以一种歧视亚裔美国人的方式来调整招生工作,违反了联邦民权法。

哈佛大学方面则声称自己在招生过程中没有歧视行为。

“我希望未被哈佛大学录取的学生不会以此界定自己的身份、或是把这看成对他们的潜力与成就的否定——顺便说一句,我高中毕业后也没有被哈佛大学录取;即使到了今天,我也不会让当初的我入学,”哈佛大学本科生院长拉凯什·库南纳(Rakesh Khurana)说。他本科读的是康奈尔大学。

解密哈佛招生官的“秘密语言”

根据法院文件所描述的,在哈佛招生过程中,招生官们有一套属于自己的“秘密语言”,包括 “dockets,” “the lop list,” “tips,” “DE,” “Z-list” 以及 “dean’s interest list” 。

除了这些,他们还拥有一个筛选系统,申请人来自哪里,父母是否为哈佛校友,家中财务状况,是否符合学校多样性目标等等都非常重要,甚至与SAT考满分的重要度相同。

“dockets待审表”—入学筛选开始后,招生官将把所有申请人通过地理位置分为20个“待审表”,每张表都分配给一个招生官委员会。该委员会通常对这个地区以及高中有着深入了解。他们将从5个方面对申请人进行评定,包括学术、课外、体育、个性以及综合。

“tips 小奖励”—招生优势。如果你符合哈佛的5个招生优势其中一个,那么你的机会就比普通申请者高出许多。其中包括:少数民族;哈佛、Radcliffe校友子女;哈佛捐助者的亲属;工作人员教职员工的子女;特招运动生。然而报告中显示,哈佛并没有给予亚裔任何招生优势。

“DE-区分卓越”—DE通常用在区分卓越上,也就是distinguishing excellence。一种“讽刺性赞美”,例如——虽然这个人努力工作,但她真的会放松自己享受生活乐趣吗?通常招生官会剥夺学术成绩非常优秀,但缺乏DE的学生的优先权。

‘’The Lop List 剥夺优先权”——这也是许多亚裔学生最常被坑的一个环节,哈佛的个人评级会考虑到申请人的性格(这也是哈佛最可疑的招生标准),而亚裔通常被描述为勤劳、聪明,但令人难以区分、不够凸出,令人回忆起痛苦的刻板印象。如果被标上了DE,那么就会进入the lop list。

“dean’s interest list 主任/院长关注名单”——这份名单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成绩优秀,受到院长青睐的学生名单,而是与捐赠者有利益关系,或者与哈佛有某种关系的申请者名单。

其中最鲜为人知的,就是Z名单,也就是哈佛大学走后门的名单。目前哈佛大学对Z名单保持沉默,而且递交给法院的大部分相关信息都经过了涂改。

根据原告所述,这份名单上的申请人成绩介于合格与不合格的边缘,但又是哈佛想要录取的申请者。

这些人可能由于财力、背景过人。名单上的申请者可以在推迟一年的条件下保证被录取。(相当于是一张保送哈佛的名单)

在2014年到2019年期间,每年约有50-60名学生通过Z名单被录取,大部分都是白人学生,特征为家里人是哈佛校友,或者是院长主任希望录取的学生。

这几周法院已经要求哈佛大学必须递交详细的Z名单,也就是将之前涂改的部分完整呈现出来。

现实中的亚裔申请人,沉默的牺牲品?

一场诉讼由名为学生公平入学(Student for Fair Admissions,简称SFFA)的反招生歧视组织发起,它重新启动了在入学录取时考虑种族因素的全国性辩论,其范围涵盖了从大学直到小学。

该辩论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到60年代的民权运动。小马丁·路德·金博士(Rev. Dr. Martin Luther King Jr.)于1968年被暗杀是一个转折点,促使大学加倍努力,令其学生构成更能代表美国社会。

但是,尽管有长期遭受歧视的历史,亚裔美国人仍是一个被忽视的少数群体。

直到1976年,哈佛大学并没有将他们视为少数群体,禁止他们参加少数族裔新生酒会。他们有一种二者皆非的特性——既没有其他有色人种学生的团结,也没有白人的社会地位。

早在2014年,SFFA就向波士顿联邦法院起诉了哈佛大学,控诉其在招生程序中涉嫌歧视亚裔。近日,该组织向法院提交的一份调查报告让哈佛大学在录取时歧视亚裔的话题再次引起了广泛关注。

这份报告收集了哈佛大学六个招生周期中超过16万名申请人的档案。经过分析,研究人员发现在“学业”、“课外活动”、“运动”、“个性”这四类评级中,亚裔学生在“个性”这个类别的评分明显低于其他族裔。

撰写报告的杜克大学经济学教授Peter Arcidiacono还指出,招生办公室常常连亚裔申请人的面都没见,就给出了所有种族里最差的评分。对此,哈佛大学则表示,招生官员有可能并不面见申请人,但他们从申请人的申请陈述和推荐信等材料也能判断其个性特质。

尽管在其它三个类别里,亚裔学生的成绩普遍具有显著优势,但是因为“个性”这项的“拖累”,他们的综合评分被拉低了,很多人也因此失去了被录取的机会。而如果想要弥补“性格”上的低分,则需要在其他方面拿到更高的分数。

普林斯顿大学的社会学教授曾经出版过一本关于学校录取中不平等现象的书。书中指出:在本科录取中,亚裔在任何一个SAT分数段的录取率都是最低的,在同样分数的情况下,录取率比白人低67%,比起其他族裔则更低,“亚裔如果想要进入一流名校,就需要SAT比白人高140分,比西裔高270分,比非裔高450分”。

SFFA还指出:哈佛每年会与其他15所名校举行秘密会议,分享录取学生的种族信息。

这份报告同时指出,假设亚裔申请者取录比率为25%,如果他是白人,且成绩不错,录取比率会升至36%,若为拉丁裔及非洲裔,比率则分别升至75%甚至95%!

而早在2013年,哈佛内部研究办公室(OIR)的一份调查报告,就已经显示出亚裔学生在录取过程中遭遇了不公平对待。

对于涉及“积极人格、亲善力、勇敢、善良和广受尊敬”等特质的“个性”评判,主观因素基本占主导。SFFA认为,“个性”的考察其实只是哈佛在录取过程中实行“种族配额”制度的手段。

哈佛大学招生录取流程内幕

众所周知,哈佛大学的招生录取率越来越低。每年约有4万名学生申请,大约2000名学生会得到入学通知,可以在大一新生班级的1600个座位中拥有一席之地。

今年的申请获批率不到5%。在2019级的2.6万名国内申请者中(该诉讼与国际学生无关),大约3500人在SAT数学考试中获得满分,2700人在SAT词汇考试中获得满分,超过8000人拥有全优成绩。

入学筛选随之开始。哈佛大学把全国分为大约20个地理“备审表”,每个备审表都被分配给一个对该地区及其高中有深入了解的招生官员小组委员会。

一般来说,哈佛的两三个招生官员或审阅者会从五个方面对申请者进行评定:学术、课外、体育、个性和“综合”。还有一位校友面试官会对候选人进行评定。

哈佛大学表示,对于一些申请人来说,它也会考虑“小奖励”或者说招生优势。原告称,学院向五个群体提供小奖励:少数族裔;继承群体,即哈佛或拉德克利夫校友的子女;哈佛捐助者的亲属;工作人员或教职员工的子女;以及学校招募的运动员。

哈佛是否在“惩罚”亚裔美国人群体——实际上就是“小奖励”的反面——是当前诉讼的核心。

教育部1990年的一份报告表明,哈佛没有对亚裔美国人给予奖励。哈佛大学2013年的一份内部报告表明,亚裔美国人身份与入学率呈负相关,原告的专家分析也是如此。

但哈佛大学的专家使用不同的统计方法,认为亚裔美国人中的两个亚群体(女性和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申请人)入学率的适度上升来试图证明,歧视主张从整体而言是站不住脚的。

法庭文件显示,还有其他方法可以增加学生的入学机会。精明的校友希望通过为哈佛大学做志愿者(也许是招生面试官),以便为子女录取赢得优势。

在“院长关注名单”或“主任关注名单”上获取一席之地也是有帮助的。这个名单并不是人们熟悉的那种成绩优异、受到大学院长认可的学生列表。根据法庭文件,它们以院长和招生主任的名字命名,上面是与捐赠者有利益关系,或与哈佛有关系的申请者姓名。

最终决定由一个大约40名招生负责人组成的委员会在3月份用两三周的时间做出。在会议室碰头的时候,他们会就那些在录取和拒绝之间“待定”的候选人展开争论。

法庭文件还查阅了哈佛大学鲜为人知的Z名单,该名单有点像是为招生工作留的后门。

哈佛对Z名单保持着沉默,法庭文件中关于该名单的大部分信息都经过了涂黑处理。

哈佛大学校报《哈佛深红》(The Harvard Crimson)2002年刊登的一篇文章称,它收集了2001年至2002年哈佛大学约80名“Z名单”中的36人,发现其中26人(占72%)是校友子女,而当年录取的所有学生中12%至14%是校友子女。

《哈佛深红》2010年发表的另一篇关于“Z名单”的文章说,在受访的28名“Z名单”的学生中,有18人的父母都是哈佛的学生,有24人没有得到哈佛的资助。

原告表示,这份名单上都是些成绩介于合格与不合格之间,但哈佛又想录取的申请者。他们往往是一些关系很厉害的人。他们可能从候补名单上“被Z了”(对,是一个动词),在推迟一年的条件下保证被录取。

法庭文件描述了一个一直在采用的、名为“剥夺优先权”的方法,原告表示,它用于调整班级的学生构成。

哈佛周五提交给法庭的回应中说,申请文件中的所有信息都是在“剥夺优先权”期间考虑的,而且剥夺优先权并不是为了控制班级的种族构成。

原告称,针对申请者的性格和个性的个人评分,是哈佛大学最为隐秘可疑的招生标准。他们说,亚裔美国人通常被描述为勤奋、聪明,但不突出、难以区分,对于许多亚裔人士来说,这让人想起令人痛苦的刻板印象(那个被称为“公认的尖桩篱笆”的申请者就是亚裔美国人)。

哈佛大学本科生院长库南纳承认,哈佛并不总是完美,但表示它在努力用正确的方式行事。

“我非常谦卑地知晓,历史总有一天会评判我们,”库南纳说。“我想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反复自问这样一个问题的原因:我们要怎样才能做得更好?我们要如何变的更好?我们漏掉了什么?我们的盲点在哪里?”

(文章内容源自网络,我们充分尊重知识产权,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上一篇: 2018-08-02 18:41

下一篇: 2018-08-02 1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