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ENG  | 简体  | 繁體 {change_language}
  位置: 首页 > 文章荟萃 > 留学顾问 > 文章内容
 

文章分类

最新文章

那些在美国留学的富二代,是不是只会炫富?

2018-05-12 13:26

又是新的一天,有人搬砖,有人为作业熬了一晚,还有人在洛杉矶纽波特海滩500平米的豪宅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容若天(Rudy),22岁的他是中国游戏业亿万富翁的儿子,洛杉矶一家虚拟游戏公司的老板,作为一个根本不差钱的富二代,他独自一人住在纽波特海滩500平米的豪宅里。

由于父母为事业打拼,从小就对Rudy疏于管教,这不仅导致了他刚开始不学无术吊儿郎当,而且为了赢得父母的陪伴和重视,他只能靠没事儿折腾几下来博博眼球

14岁,父母把他送到了美国留学。

从高中到大学,Rudy的学业有了长足的进步,2012年考入南加州大学后,由于遭到校内“兄弟会”的挑衅,他决定成立自己的“生而不凡”俱乐部。其实,所谓的“兄弟会”,就是一些家境优渥、资源很好的人组成的小组织,想要加入的人都需要交昂贵的会费和经历一些考验。

“那些考验其实是为了给他们理由去筛选出他们不希望加入他们的人,那我们就觉得这对亚洲人非常不公平,因为很多亚洲人是很难进这些兄弟会的”。

2014年,“生而不凡”俱乐部成立,一手催生出它的人,正是Rudy。成员起初局限于南加州各大学家境优越的留学生,后来扩展到全美年轻富有的在美华人,“我想让华人(有钱的)也能享受属于美国人的特权,希望他们来到国外因为没有融入到主流社会,所以不能享受到的,我们作为组织都会提供”。

你可以不用再去考虑不被接受,因为你能买下这一切。俱乐部的成员必须有相似的消费能力和“VIP 特权”,他们通过私密、小众的活动为会员提供高质量的娱乐活动——包私人飞机去拉斯维加斯狂欢、在好莱坞山租别墅、享用日式“女体盛”、获得你想看的演出的第一排的门票、参加无数派对……

但这段喧嚣浮华的生活,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快乐,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太过虚无。

2015年底,Rudy组织的一场活动,被人举报给警察,原因是未成年酗酒、聚众斗殴。然而促使他退出“生而不凡”的,是媒体失控的负面报道。

“虽然说物质生活非常满足,但人过的不快乐,非常空虚,需要不停地尝试新的东西来弥补自己的空虚,但其实从来弥补不了,我不想变成那样”。

Rudy开始意识到,作为这样的一代人,他其实有更多的出路——花在娱乐和购物上的这些钱,其实很大一部分可以用于创造自己的价值。于是他选择离开学校,用从父母那里得到的10万美金,开始创业。

现在他在洛杉矶的虚拟游戏公司做的风生水起,虽然经历了创业初期团队内部的更新换血,但Rudy的野心才刚刚开始。

“富二代,很多人认为是在否定自己的能力,而更去强调父辈的能力,我认为这并非一个贬义词,我们作为有独特优势的人,应该去想的事怎样利用我们所有的优势,去创造更多的价值,承担更多的责任”。

小可,移民美国八年,hockaday高三学生,在这所全美顶尖私立女子学校的对面,她的妈妈为她和双胞胎姐姐大可购置了一栋别墅,并请了阿姨照顾。

但小可的富二代留学生活并不像Rudy那样,从纸醉金迷的虚无到成熟有担当。而是从一开始,这位小姑娘就很明白,自己先天资源的优势,可以让她创造更多价值,同时承担更多社会责任。

妈妈买在学校对面的别墅,小可周末才能回去一次,平时时间都住在学校——“我可能学习学到12点,然后早上5点钟起来,复习解剖的词语,背单词之类的,把不会的学了,然后还要预习你要学的东西。最后还不知道,老师会把题出得有多难……”周末回到别墅的时间,她也并不能放松,“有时候可能每天只能睡3-4小时”。

或许有人会说,国内的高中也这么累啊,我也是留学生,我也每天这么学啊。但小编想提醒大家——依仗她的家庭财富,她完全不需要努力,就可以得到大多数人努力奋斗一生都得不到的富足生活。

小可所在的学校常年组织各种慈善活动,她很热衷于此,并且希望把慈善当作自己的终身事业。四年间,她一直坚持到当地一家养老院做志愿者。

她会在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给军人寄祝福卡片;到秘鲁帮助小镇居民,挖水渠、建图书馆;在北京的一所听障学校当助教,在那里,她要用很大的声音说话,一天工作6小时;为了迎接西藏的孤儿来北京,她和姐姐四处筹款......

“她每天从早晨6点多出去,要到晚上大概10点钟才回来,累到筋疲力尽,去了一个星期大概瘦了十几斤,她就是觉得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自己能给孩子的爱尽量地给到他们”,小可的妈妈说。

小可的妈妈也是个想得非常明白的家长,“孩子就是要舍得让她受委屈,她不承受这些是不会成长的”,在谈到小学就把孩子送出国时她这样说。

在看这部简短的纪录片时,小编发现在讲到富二代Rudy刚开始迷茫的留学生活时,弹幕中充斥着“有钱的垃圾”“这些人都是屎”,而当镜头切换到小可,也还是会有人勉勉强强地说一句“这个还靠谱点”。

如果你在谷歌中搜索富二代留学生,层出不穷的新闻里,大多是烧钱、炫富等等一系列带有贬义的新闻,我们不能否认确实存在这样的“二代”,但一棒子打死所有人就不对了。

就像小可在她的毕业典礼上说的一样——“看微博也有很多有钱人,他们不停地挥霍,买车啊、飙车啊,然后玩啊什么的。我见过太多条件好的人了,没有一个人是这样的,大家都是特别善良特别好,更多的就是在让自己变成更好的人。就算你是富二代,那也无所谓,你可以是不同的人,你可以做的事情,有可能比其他人做的要更多”。

实现阶级跨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可能我们穷极一生也不过是过上了刚刚好的生活,而那些含着金汤匙一屁股生在终点的富二代们,他们中的很多人,其实比我们大多数人更努力,创造了更多的社会价值。

菲茨杰拉德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写道:“社会充满不公平现象。你先不要想去改造它,只能先适应它”,我们不能决定自己出生在哪一阶层,但任何一个阶层的努力都值得被尊重,在自己的阶层追求更好的生活(不仅限于物质)就好,阶层偏见什么的,真的太狭隘了。

最后,在批评任何人以前,先去了解,说出经过大脑思考的话,难道不比盲目的攻击和戏谑更重要吗?

(文章内容源自留学帝,我们充分尊重知识产权,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上一篇: 2018-05-11 13:00

下一篇: 2018-05-12 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