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ENG  | 简体  | 繁體 {change_language}
  位置: 首页 > 文章荟萃 > 城市介绍 > 文章内容
 

文章分类

最新文章

从新移民和新华人移民聚居区看美国华人移民社区的变迁

2015-06-26 10:22

美国最早的华人移民社区──唐人街(Chinatown),出现于 19 世纪末,它是美国历史上西海岸反华运动和 1882 年联邦政府排华法案直接产生的结果。在随后的发展中,唐人街逐渐形成了它鲜明的族裔文化和经济特色,赢得了早期华人移民的认同,成为美国最具特色的族裔聚居区之一。在过去的 30 多年间,伴随着华裔人口的迅速增长以及新移民人数的不断增加,美国华人移民社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在传统的东西海岸华人聚居的城市及其郊区和在许多过去华人不曾涉足的其它城市中涌现出的与传统的唐人街有着质的差别的新华人移民聚居区。

华人移民美国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 19 世纪 40 年代末。在早期到达美国的华人,主要来自广东四邑地区及其珠江三角洲一带的农村,大多是应美国西部的大开发和修铁路而被招募来的劳工或苦力。1851 年至 1870 年期间,华人劳工几乎全部集中在加州,84%在矿山劳作。这些早期来美国的华工本不打算在美国扎根,他们的理想在于淘金发财然后衣锦还乡。可是当矿业衰退和铁路修成后,他们很快发现自己成了被歧视和排斥的对象。尤其在 19 世纪 70 年代间,华工受到当地白人劳工强烈反华情绪的骚扰和白人工会的极力排斥,被认为是与白人抢饭碗的“黄祸”,在“中国佬滚回去”的口号下,加州劳工党推动美国国会于 1882 年通过了排华法案,后于 1892 年又将该法案无期地延续并扩及到所有亚裔移民。在排华法的制约和美国社会不予接纳的情况下,华人移民只能把自己圈在一个与外界隔离的小区域内,部分华人为了逃避在加州可能遭受的迫害,逃到了美国的东北部海岸城市,这就形成了早期美国东西海岸城市的唐人街,著名的旧金山和纽约的唐人街可谓美国历史最长、规模最大和影响最深远的华人移民社区。相比之下,洛杉矶、芝加哥、波士顿以及其它一些大城市的唐人街规模小得多,但其历史和对华人移民的影响并不亚于旧金山和纽约的唐人街。

美国早期的唐人街有几个共同的特征。第一,来源地单一。华人移民主要是来自广东四邑地区及其珠江三角洲一带的农民。由于这些早期移民存在的种种劣势和各种障碍,如不谐英文又识字不多、缺乏适合市场需要的熟练技术和经验、且对美国社会不了解等等,加上主流社会的种族歧视和排斥,他们根本不可能较快地打入美国主流社会和经济,而只能聚居在唐人街、依赖唐人街的族裔经济生存,进而站稳脚跟,从长计议。第二,社区结构封闭。社区结构的核心是由传统的、封建家庭式的和成员相互重合的三大类社区组织(宗亲会、同乡会和商会)。社区组织的建立和发展不仅直接满足那些只身赴美的男性华工在社会、文化和经济方面的各种需要,以巩固族裔团结互助,还对社区事务,特别对社区经济生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例如,宗族组织的规模小到 20 大至 100 人、甚至到几百至上千人,这些组织通常是家庭式的、有专门场地供成员食宿、生意、就业、娱乐等服务。后来产生的中华公所不仅将宗族组织、乡土地域组织和商会组织置于统一领导之下,还不断利用各种组织关系、雇主关系、中国传统文化、亲缘关系来强化其权力,对社区生活和商业活动进行有序的管理,规范社区事务和个人行为,对外则代表华人、为社区及其成员争取权利。第三,族裔单一。唐人街以华裔为主,盛行四邑方言及广东话,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体现在家族、宗族和乡亲关系中并受制于一个以血缘、亲缘、地缘和方言为基础的家庭式的关系网络,族裔内部凝聚力较强。可以说,唐人街的全部社会和商业活动都与圈子狭小的宗族网络或宗亲团体有关,都是在面对面交往的亲密社会关系环境中运作,所有有关商务、服务的经济活动以及开业、雇工的消息,都是透过面对面的交往方式传递的。第四,华裔经济规模小、行业结构单一,集中在劳动密集型的餐饮业、零售业和洗衣业。

美国华人移民社区的转型始于二战期间排华法的撤销和战后,但根本性的变化则出现在 20 世纪 80 年代和 90 年代。华人移民社区转型的主要原因是移民法的改革以及由此引发的持续上涨的移民潮。美国政府于 1965 年通过移民改革法案,放宽移民入境政策,取消国家配额移民的限制,优先家庭团聚,同时开放专业技术人才和高级技能劳工的移民,此移民修正法于 1968 年实施。移民改革法案所引起的一个决策者意想不到的结果是大量亚洲和拉丁美洲移民的到来。华人移民先是大批地从台湾、香港、而后从大陆以及世界各地来到美国,这些新移民带来各来源地的人力和物质资源,大大地推动了华人移民社区的转型。据统计,从 1960 年至 2000年的四十年间,美国华裔人口整整翻了 10 番;1960 年美国华人不到 24 万人,2000 年达到了 280 多万人(包括近 50 万的华裔混血儿)。仅仅从 1961 年至 2000年这 40 年间就有将近一百三十万华人以永久居民身份从中国大陆、香港、台湾三地移民美国。1965 年以后来美定居的华人移民(以下简称新移民)约有 80%以上是亲属移民,约 20%属于职业移民。

华人新移民较早期华人移民有以下几个明显的特征:首先,新移民的来源地多元化。早期移民几乎全来自广东的南部地区,而新华人移民不仅仅来自中国大陆各省市,而且还来自香港、台湾以及东南亚或中南美洲的其它国家。以洛杉矶为例,在美国出生的华人人口占洛杉矶华人总人口的 23%,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移民占27%,来自台湾的占 20%,来自香港的占 8%,其余的 22%来自世界各地。其次,新移民来自不同的社会经济背景。大多数早期移民识字不多、文化水平低下,来美国前几乎没有受过教育,也没有相应的劳动技能和钱财积蓄,这些华工被迫从事低薪的工作、聚居住在环境较差的唐人街里。而新移民则相反,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自都市的中产阶层、不仅带来了较宽裕的钱财积蓄,还拥有比美国人平均水平还要高的教育水准和专业技术。从全美国范围来看,华人移民所受教育的水平高于美国成年人口的平均水平。华人移民从事专业工作的劳动力人口比例也高于美国白人。此外,华人家庭平均年收入水平也高于同期全美家庭收入水平。再者,新移民在美国的居住模式一方面显示出集中化,即新移民继续集中在西部和东北部移民较为集中的都市地区。仅加州一个州就集中了超过 40%的华人移民,纽约州集中了 16%,夏威夷州集中了 6%。另一方面也显示出扩散化。新移民也开始散居到美国其它一些在历史上华人很少涉足的州,如田纳西州、新泽西州、马萨诸塞州、华盛顿州、佛罗里达州、伊利诺伊州、宾夕法尼亚洲、马里兰州,这些州的华人人口都超过 万人。在旧金山、纽约、洛杉矶、芝加哥和波士顿这些城市的唐人街,在传统上是华人移民的聚居区,如今仍然继续存在并接纳新移民,但这些传统的聚居区对于许多新移民来说不再是主要的落脚地。特别对于那些富裕的和拥有高技能的新移民,抵达美国后有意绕开市中心的唐人街而直接在城郊中产阶级的住宅区购房定居。到2000 年,洛杉矶仅有 2%的华人居住在唐人街内,同样,旧金山和纽约仅有 8%14%的华人分别居住在各自的唐人街里。而大多数华人人口分散在郊区,包括新华人移民聚居区。如纽约市的法拉盛区(Flushing)和洛杉矶地区的蒙特利公园市(Monterey Park)就是其中的典型。

法拉盛位于纽约市皇后区北部的一个住宅区,它属于纽约市但又远离市中心曼哈顿的唐人街。在 20 世纪 70 年代,亚洲和拉丁美州洲的大批移民移入之前,法拉盛是一个典型的安逸、人口稀疏、位于都市边缘的白人住宅区。而华人和其它少数族裔是不被欢迎住在这一区域。法拉盛在 20 世纪 60 年代初期,仅有一家中国餐馆和一家洗衣房,华人和其它少数族裔的家庭寥寥无几。法拉盛是在 60 年代开始随美国郊区化和主流经济体制转型而衰退,白人人口急剧下降。直到现在 70 年代中期随大批移民,尤其是亚洲移民的到来才开始繁荣起来。有关数据显示,从1980 1990 年这十年间,法拉盛人口增长了 14%,是整个纽约市人口增长率的四倍,这一人口快速增长的现象一直持续到 20 世纪末期。

在近 30 多年的时间里,法拉盛的人口发展趋势呈现两个特点,一是在美国本土出生白人居民从法拉盛快速向外迁移和年龄老化,导致其人口比例逐年下降;二是新移民人口的大量涌入,少数族裔人口不断上升。法拉盛的白人居民往外迁移的速度大大超过了纽约市。从 1970 年到 2000 年这二十年期间,法拉盛白人居民的人口比例从 93%及急剧下降到 13%,相比之下,2000 年整个纽约市白人居民的人口比例为 40%。而法拉盛的华人和其它亚裔居民的人口比例则从 1970 年的 6%上升到2000 年的 56%。法拉盛最大的三个亚裔移民群体是华人、南韩人和印度人,其中华裔人口占法拉盛总人口的 27%,韩裔人口占 13%和印度裔人口占 10%。在法拉盛商业中心也显现了这三大族裔群体的特征,尽管法拉盛常被称为“第二唐人街”,但与早期唐人街华人族裔单一性这一特征相比,法拉盛以亚裔为主、多族裔混合的特征呈现得非常清晰。在移民大批涌进之前,法拉盛的社区经济主要以零售业为主,由一些小的专营店和服务性的零售商店构成,这些诸如家具店、用品商店和餐馆等等大都是以“夫妻”店的形式来经营,也有几间连锁百货商店和超市。20 世纪 70 年代早期,全纽约的经济衰退严重冲击了法拉盛的社区经济,使许多小商店和公司关门倒闭。随着70 年代末亚洲移民的到来,法拉盛才被注入大量外来的金融资本,社区经济由此开始发生变化、复苏和繁荣。今天,新的商业活动扩展了原有的商业中心区,华人拥有的商业和服务性行业估计占全部生意的三分之二到四分之三之间。华商企业种类繁多,跟其它小城市商业区比较起来不相上下。在社区的商业街中心和交通中心,可看见多家美国大银行分行和亚裔所属银行,多种语言路牌和广告牌矗立在商业最繁华交叉路口处。走出地铁总站,人们还会看到许多高档的中餐馆和功能品种齐全的华裔超市,整个环境点缀着华人经营的小咖啡店、水果店、药店和快餐店和其它商店,给人仿佛身在唐人街的感觉。但它既是新型的华人移民社区,也是族裔多元化的新移民社区。在商业中心的街道还充满了由南韩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和孟加拉国人所经营的餐馆和商店。扩展的社区商业中心变得熙熙攘攘、充满活力。

如果说法拉盛区是都市新华人移民社区的典型,那么蒙特利公园市则是新华人移民聚居郊区的典型。蒙特利公园市位于洛杉矶县的东郊。它本身是构成洛杉矶县的 84 个卫星城市之一,该市约 7.7 平方英里,建筑密度低,住户稀疏,距洛杉矶市中心的唐人街仅 10 多分钟的车程。它是二战后发展起来的典型的西南部卫星城市。与纽约市的法拉盛相似,二战后蒙特利公园市的居民绝大多数是白人,有关数据显示,1950 年该市的白人居民的比例为 99.9%。由于它安逸的中产阶级郊区的居住环境,又接近洛杉矶市中心,从 20 世纪 50 年代开始,蒙特利公园逐渐吸引美国本土出生的、第二和第三代墨西哥裔人和日本裔人往这里迁移,到了 20 世纪 60 代,蒙特利公园白人居民下降到 85%,拉丁美洲族裔人居民占 12%,亚裔居民为3%。自1970 年起,蒙特利公园市的白人居民的比例从 51%迅速下降到 7%。而亚裔居民的比例则从 1970 年的不倒 15%急剧上升到 2000 年达到 62%,其中华人占47%。同法拉盛相似,蒙特利公园市一开始最主要的移民也是来自台湾的投资者和专业人员。当社区初步成型后,这些投资者和专业人士的家庭移民,及其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和东南亚的移民就接踵而来。到 20 世纪 80 年代,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人口开始超过来自台湾的移民人口,统计数据显示,在 1983 年和 1990 年之间,有44%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选择蒙特利公园市作为他们的永久定居地,而 42%来自台湾地区的移民选择蒙特利公园市作为他们的永久定居地。由于明显有来自台湾的人力和资金的投入,台湾人所拥有的生意和台湾人在当地政治活动的参与,使蒙特利公园市赢得了“小台北”的俗称,并获得了来自台湾和中国大陆的移民的认同。到了 1990 年代末,大陆移民已超过台湾移民,社区里经常听到“小北京” ,“小上海” ,“东北村”的说法。

60 年代,蒙特利公园是一个安逸的住宅郊区,商业活动不很突出,主要的商业街道上仅设一些小专卖店,超市和餐馆。在晚上,当地居民返回他们安逸的家时,街道是安静的。蒙特利公园的经济繁荣可以说是台湾的移民带来的。在 20 世纪 70 年代中期开始,来自台湾的移民投资者给蒙特利公园市注入大量的金融资本,投资房地产业和商业,从而导致了蒙特利公园市在整个 70 年代的急剧转变。蒙特利公园的发展则更具规模。如今华人所拥有的大型超市和购物商场已经取代了原有各种零星的小商店和餐馆成为该市的商业核心。市内有多家中文报纸以及地方中文小报、中文电台和电视转播台,还有数以百计的餐馆、房地产公司、中西式超市、夜总会、中西医诊所、牙医、会计公司和律师事务所、专卖店、古董店、等等,可以说是应有尽有。充满活力的商业中心也迅速扩展它们的空间和服务范围。这些餐馆、商店、和其它专业性服务行业的生意从早到晚、一周七天、忙个不停。尽管这里的某些经济活动与唐人街有相似的地方,如“夫妻店”餐馆、食杂店、礼品店和其它小规模的服务性商业,作坊式的生产业等,但大多数新涌现的企业是现代化经营、跨地区甚至跨国界的各行各业的企业。这些企业涉及范围很广,从美国味十足的超级市场、金融保险公司、房地产发展和中介公司、汽车经销行、货品仓储、分销、包装、运输、高科技设备生产和组装工厂,到民族特色鲜明的餐饮、旅游、广告、医疗保险,再到法律、财会、教育、翻译及其他咨询服务机构等,这些新发展起来的商业和企业不仅规模较大,而且通过结合族裔和西方的管理和营销技术来提升和改进亚洲商品和具有民族特色的商品的服务和市场销售。在这个意义上,蒙特利公园市已成为一个跨文化、跨族裔、跨地区的华商生产服务和华人经济活动中心。诸如法拉盛和蒙特利公园这样的新华人移民社区,目前在北加州旧金山地区附近和靠近纽约市的新泽西州的一些城市中相继涌现并发展很快。

蒙特利公园市另一个明显的华人移民特征是跨国穿梭移民的现象,近期有这样一批华人移民,传媒称他们为“太空人”,他们自己在太平洋两岸穿梭,却把家属和子女安置在蒙特利公园定居和上学。大家熟知的“降落伞孩子” 也是一个跨国穿梭移民的派生出来的现象。许多未成年的“降落伞孩子”被送往美国,远离父母亲人,独自生活和求学,而他们的父母则留在亚洲。这些跨国家庭也已成了移民居住的选择方式之一。与早期把自己家人留在中国而自己只身一人在美国淘金的华工相比较,差异十分明显。

与传统的唐人街相比,新华人移民社区在法拉盛区和蒙特利公园市的形成和发展大都由于台湾的雄厚的人才和金融资本的。台湾移民缺乏与唐人街内华人移民的联系,同时他们也不认同早期华人的传统生活,对唐人街内浓厚的广东语言文化气息不能完全接受。他们优良的教育背景和丰富的经济资源使他们能在远离唐人街的白人社区落脚并迅速建立新的华人聚居区和发展华人经济。新的华人移民聚居区一旦形成,从中国大陆和世界各地的华人移民便纷纷涌入。这些新华人移民社区社会经济地位相对较高,法拉盛的华人新移民的教育水平高于纽约以及整个美国的平均教育水平。尽管在过去 30 多年中,法拉盛中产阶级的白人居住人口不断往外迁移,但大量来自第三世界的移民人口素质优良,使法拉盛仍然维持了其中产阶级的地位。在蒙特利公园市,华人新移民所受的教育水平也大大地高于整个洛杉矶地区和全美的平均水平。其次,新华人移民社区通常是族裔多元化的社区。人口构成的多元化,导致了社区结构松散和开放,因而使华人与其他族裔之间的交往也随之更频繁和广泛。同时,华人较积极参与社区事务和主流社会的政治活动,如社区议员竞选等。事实上,法拉盛和蒙特利公园的新华人移民社区代表了一种新的移民方式和一种新的融入主流社会的方式。

新移民把他们所带来的人力资本和金融资本与社会资本结合起来,创造了一种新的移民经济形式──跨国企业经营和本地经济发展中的海外投资。这种经济形式改变了传统的族裔经济的运作方式,促进了原有相对孤立的族裔经济与外部经济体系的对接,使新华人社区经济走上了一条全新的道路,获得了快速的发展。美国有关资料显示,从 1977 年到 1987 年的十年间,华人企业增长了 268%,相比之下,拉丁美洲裔企业和非洲裔企业各增长了 93%,从 1987 年到 1997 年的 10 年间,华人企业又增长了 180%,增至 1997 年的 25 万多家。现在华人拥有的企业数占全美少数族裔企业总数的 9%,但是其营业总额却占了全美少数族裔企业营业总额的 19%

综上所述,美国华人移民社区转型的宏观背景是 1965 年后美国移民法改革以及由此引发的持续不断的华裔移民潮和亚洲及美国经济的全球化,这些宏观结构性的根本变化使得人力资本和金融资本能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流动和配置。为了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保持优势,美国与其它环太平洋移民国家多年来竞相推出引进高科技人才和投资移民之优惠举措。因此,许多西方国家的大都市,如加拿大的温哥华和多伦多,澳大利亚的悉尼和新西兰的奥克兰,等等,华裔郊区聚居区都已初具规模。美国是华人社区形成最早和发展最快的地方,来自中国大陆、港台以及世界各地的华人新移民利用其拥有的族裔资本所营造的新华人聚居区及其族裔经济,其多元性、开放性和国际化的特征相当清晰,促进了原有相对孤立的族裔经济与外部经济体系的对接,使新华人移民社区经济走上了一条非传统的道路,既能快速的发展,又能促进与主流社会的联系和同化。

其次,在美国移民历史上,新移民一般都被视为贫穷弱者,他们大多聚集在市中心的贫民窟内,每个人都必须从社会的底层开始通过个人的努力,慢慢地向上爬,经过多年甚至一、二代人的奋斗最终打入主流社会,几乎无一例外。移民聚居区因而被视为跳板,最终会随着族裔成员的同化而逐渐消失。纽约的小意大利和洛杉矶的小东京的衰退就是其中鲜明的例子。在过去的 30 多年中,虽然还有一些新华人移民仍然聚集在城中心的唐人街,但大部分新移民已经不需要唐人街作为他们的打入主流社会的跳板,而直接进入大都市内的富人区和中产阶级的郊区。传统唐人街的贫民窟形象因此被富有现代气息的新华人移民社区所取代。华人移民社区的这一转型,对美国传统的移民社区发展模式是一个直接的挑战。

(文章源自华夏人文地理,作者周敏,林闽钢,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作者周敏,女,社会学博士,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社会学系教授兼亚美研究学系系主任。林闽钢,男,社会学博士,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曾是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社会学系访问学者。

上一篇: 2015-06-26 10:20

下一篇: 2015-06-26 10:22